深扒库里离开耐克、签约安德玛始末

深扒库里离开耐克、签约安德玛始末

前言:最近杜兰特和库里关于各自的球鞋品牌有了一些“争论”,先是杜兰特在The Ringer上说“没人想在UA旗下打球”,之后库里接受采访时表示“这不会对更衣室造成影响”,不必担心球队的化学反应。库里还表示现在就是有人想穿安德玛的鞋子。

关于库里为何离开耐克,最终和安德玛签约已成为了一段历史。ESPN的Ethan Strauss详细的解释了来龙去脉,以下内容由微信公众号nbanation翻译。文章较长,建议先马。

2013年休赛期,那时候库里打了78场比赛,勇士队进入了西部半决赛——那是耐克第一次有机会留住库里。“我在耐克有好几年了,那是一种奇怪的过程,好像被公司抛弃。”库里说道。

在2013年以前,库里一直是耐克旗下的球员。他的教父,Greg Brink,在耐克工作。他小时候就穿耐克,在戴维森学院也是穿耐克。2013年2月28日,库里在麦迪逊广场花园爆发,砍下54分,那晚他穿的是Nike Zoom Hyperfuse。那鞋子仍然被库里存在家里,他说:“我会把自己喜欢的鞋子留下来,就是对我职业生涯的一种纪念方式。”

根据The Vertical的Nick DePaula,耐克签约了NBA球员总人数的68%,如果把乔丹品牌算上的线%。在消费者中,这一占比依旧很大。根据福布斯,耐克在2014年篮球鞋市场占比达到95.5%。

双方的会面发生在8月份,但是著名的Lynn Merritt(耐克大人物,勒布朗顾问)并没有出席,大概能看出耐克不是很看重这次会面。一位体育市场经理Nico Harrison(之后成为了耐克北美篮球运营的副主席)主持了那次会议。

事实上,还有别的前兆能说明耐克对这次会议没有兴趣。当时有一些耐克赞助的训练营,虽然规模不大,但球员有机会去教授年轻的一代人,去和他们互动。能够有这样的训练营对库里有一定的意义,因为库里自己年轻的时候就参加过保罗的训练营。库里的朋友、以前的室友Chris Strachan说过,库里是保罗训练营的一员,向保罗学习了很多,包括看录像这些,他都很好地实践了。Strachan回忆说:“那个夏天(2013年),耐克觉得欧文和浓眉哥很有潜力,所以他们给了欧文和戴维斯训练营,但是他们没给库里训练营。”

库里的父亲(戴尔•库里)说在那次会议上听到某位耐克工作人员念错了库里的名字,把Stephen念成了Steph-on。戴尔说:“你以前念错了我不惊讶,但是我很惊讶他们到现在都没改正过来。”

那还不是最糟的,一张PPT幻灯片上出现了凯文•杜兰特的名字,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。戴尔说:“看到那儿我就不想再关注了。”尽管戴尔摆出了一副扑克脸。这么看来,库里有可能要离开耐克了。

根据戴尔回忆,整个会面过程中耐克都没有给出强烈的暗示——即库里会成为耐克的签名鞋球员。戴尔说:“他们有很多优秀的球员,科比、勒布朗、杜兰特是三个主要球员。如果库里和耐克签约,那只能是第二级别的球员。”

戴尔给他儿子的信息是简明扼要的:不要害怕去尝试一些新的东西。库里整个事业生涯都在证明人们是错的。

球鞋市场是这样的,看看欧文吧。他是全明星,但他还没有成为MVP候选人。但是在球鞋世界里,他发光发热。欧文的签名鞋给耐克带来了巨大的收益,根据摩根•斯坦利预测,欧文2016年销售总额达到5100万美金。欧文的运球、投篮,以及德鲁大叔的形象使得欧文如鱼得水。

回到2013年,那时候库里并不像欧文这么“酷”。因为这两人都是控卫,从市场角度考虑就显得冗余了。

但是欧文的球鞋并不是最贵的,耐克最贵的签名鞋都来自侧翼球员。乔丹是原型,科比是继承人,然后是勒布朗,所以想成为耐克的招牌并不容易。

熟悉耐克市场运营的人说道:“库里更接近普通人,他很可爱,并不可能成为耐克喜欢的‘怪兽’。他们喜欢肌肉型。”这就是库里悖论:他被耐克忽略的原因恰恰是他现在走红的原因。

他去了戴维森,他总是被低估。他很瘦弱,他没办法做成事。突然之间,就像一道闪电,他成为了荧幕宠儿。这就是耐克现在最难以吞下的苦果。库里所做的事情是现象级的,就像是乔丹1984年和耐克签约那样,他将会成为公认的偶像。为什么呢?就是因为他看上去和大家一样。

早在2012-2013赛季,Elhassan(译者注:ESPN工作人员)就认为库里应该成为NBA最流行的球员。为什么?如果你是一个小孩,你永远也长不到6尺8/250磅,拥有40英寸的弹跳,但是你可以和库里一样。

在赢了某场比赛以后,记者尝试问詹姆斯关于UA的一个问题,詹姆斯打断他:“谁?你说的是谁?”詹姆斯最终说只有一个球鞋品牌名字会从自己口中说出:“我只知道耐克,就这样。”根据今日美国,詹姆斯和耐克的终身合同价值超过5亿美金。

ESPN的Bomani Jones认为:谁付钱最多,谁就是最大的雇主。詹姆斯作为骑士或者其他球队球员之前,他是耐克的一员。考虑这件事:我们总是把乔丹和公牛联系在一起,但是现在,他和公牛没什么关系,倒是耐克旗下的乔丹品牌硕果累累。根据福布斯,2014年乔丹就从耐克挣了1亿美金。乔丹整个职业生涯的NBA合同总额也就9400万美金。

在2012年,那时候詹宁斯是安德玛最大牌的球员。肯特•贝兹莫尔的经纪人奥斯汀•沃顿联系到安德玛,说贝兹莫尔在西海岸,球队里有克雷和库里,如果他能留队肯定能让一些球员穿安德玛。那时候,贝兹莫尔是一个落选新秀,没人知道他是否能留在队里。

沃顿去找了克里斯•斯通(这人是基德的高中队友,是UA的高级主管),斯通很早就关注库里了,早在2009年选秀时期,他们就准备给库里做鞋子,但是库里和别的品牌签约了。

斯通当时的计划是这样的:通过代理人向库里展示UA能做什么,给予贝兹莫尔关注以吸引库里或更高级别的球员,或者就是直接送很多装备。

2012年夏天,贝兹莫尔位于奥克兰的狭小的单身公寓迎来了一批货物。UA给他的公寓送去了19盒鞋子,那会儿房间里还没有家具,只有空床垫。那时候贝兹莫尔的合同是非保障的,他还是新秀。

库里很快注意到了,他说:“他是一个菜鸟,但是每天在更衣室里他都有很多装备,真的太多了。”即使是勇士队的工作人员,都穿着贝兹莫尔赠送的衣服。

斯通说:“那时候贝兹莫尔有很多独家的球鞋,比队里其他人要多。他每晚上打个两、三分钟吧,我们一个赛季会送贝兹莫尔60双鞋子。”

贝兹莫尔恰好和库里是朋友,他们都是来自北卡州,都是黑豹队的球迷。贝兹莫尔说:“我们都是人,有时候你第一眼看到某个人就觉得,这个人应该是个好人。我那时候几乎没怎么打比赛,他(库里)大概每晚上场35分钟吧。”

友谊会引起生意的,贝兹莫尔说:“我对品牌推广不会害羞的,我直接说出安德玛的名字,我高度赞扬这个牌子。史蒂夫说他已经有合同了。然后我就说‘伙计,来这儿吧。这里可以给你专属的签名鞋’。然后我打电话给斯通,告诉他事情正在进展之中。”

斯通则是非常关注这一情势,“我大概一天打给肯特3到4次,每次都问‘你跟库里聊天了吗?’、‘现在发展到哪一步了’?”

之后斯通和库里在夏洛特进行了会面,那时库里问斯通:既然能给贝兹莫尔这么多,那UA能为我做什么呢?后来库里和贝兹莫尔发短信,暗示自己可能会和UA签约。

还有一个关于库里女儿莱利的故事。在做最后决定的前几周,在经纪人的房子里,库里问女儿选择哪一双鞋子。那时候莱利刚刚1岁多,她面前有耐克、阿迪和安德玛的鞋子。她拿起耐克扔了出去,又拿起阿迪扔了出去,最后拿着安德玛走向库里,并放在库里手中。

即使如此,耐克仍然有机会留下库里。在2013年,耐克本可以匹配报价(每年不到400万美金),但是最终并没有选择匹配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